商人总统Donald Trump的政商之路之 Trump Tariffs
2018-11-20     11:17 来源: 原创
点赞0
阅读 1456

特朗普,作为一个颇受争议的美国总统在上台不满2年内一连串地引起了世界范围的波涛汹涌。我们这次的文章便从他的政策之一的关税来谈谈这个“疯子”总统的国家生意经。

早在2016年,特朗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时,我正在美国读硕士。坦白地说,周围年轻人似乎对于政治选举漠不关心,只有在选举日时,教授在课上鼓励大家去投票时,这才意识到原来今天选美国总统。周末晚上,CNN电视台在直播各州计票结果并时不时地切换镜头给时事评论员还有就是给特朗普以及希拉里的竞选大本营。结果的出炉很有戏剧性,选前舆论大部分看好希拉里,时事评论员在直播时也纷纷看好希拉里,直到选票开始慢慢向特朗普倾斜时,纷纷开始改口。在我看来希拉里和特朗普二者,显然希拉里更趋于当这个总统,不论是她的政策,还是有总统或者起码的政客气质,最少,也是对比竞争对手特朗普多了那一点“理智”。而事实却不然,特朗普赢了,他所承诺的打贸易战给美国带来更多的工作和建美墨边境的“现代长城”减少非法移民对我们旁观者来说不可理喻,但对美国中产阶级民众来说虽然不择手段,但迎合心意。他上任后在蛰伏待机了一年后,特朗普在今年终于有了动作,那就是关税。

“敌”一千,自损八百。

在一月,特朗普对太阳能板和洗衣机开征关税随后便是钢铝产品。在今年61日,美国甚至对来自欧盟、加拿大以及墨西哥的钢铝分别加收25%以及10%的关税。以上涉及产品占到了美国三月4.1%的总进口额。单纯地看,减少这些商品进口意味着要么换别的国家进口要么就是本国自行生产,那么理所应当的,美国选民和政客最看重的工作数量会增加而被一直诟病的贸易逆差会降低。但果真如此吗?以钢铝产品为例,美国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发起对全美资深经济学家的调查表明,新开征的钢铝税不会改善美国的社会福利。一目了然的是,开征钢铝税会抬升美国几乎所有的涉及钢铝产品的价格,也就是说除了钢铝直接生产厂家,包括消费者在内的所有美国人的利益都会受损。涉及钢铝下游产品的企业,例如汽车制造商,成本直接提高,提价和裁员也就势在必行:据一项研究显示,仅钢铝关税造成了约146,000个岗位的流失。那么对于消费者和美国国内企业的利益而言呢?对比我们在AP经济学课程中所学的自由贸易和关税影响便一目了然:

商人总统Donald Trump的政商之路之 Trump Tariffs

商人总统Donald Trump的政商之路之 Trump Tariffs

进口贸易调查降低了从PaPw的价格,增加了从QaCt的数量。这增加了X+Z的消费者剩余(需求曲线下的面积,但高于价格),因为消费者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购买更多的商品。然而,由于国内生产商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少的商品,这也使生产者剩余(高于供给曲线但低于价格的面积)减少了X。国内生产商选择Qt生产,QtCt之间的数量缺口由进口填补。虽然有赢家(消费者)和输家(国内企业及其雇员),但自由贸易带来的总体收益是Z。而进口关税对国内消费者的伤害大于对国内生产商的帮助。高价格和低数量减少了A+B+C+D区域的消费者剩余(高于价格但低于需求曲线的面积),扩大了A区域的生产者剩余(低于价格但高于供给曲线的面积)和C区域的政府收入(进口数量乘以关税价格)。BD区域是自重损失包括消费者和整体的剩余损失。

综合上述所看,特朗普贸然开征关税的自损八百已不可避免。但损害到了谁的利益呢,不论是所谓的传统对手中国,还是牢固盟友的欧盟与加拿大,都受到了这次关税的巨大影响。各国第一反应都是以报复性关税反制,其中不单是经济利益考量,也是对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的愤怒。现代历史告诉我你们,从WTO到各项贸易协定,为相关国家带来了无数福祉,而特朗普政府,倚仗美国资本主义最强经济体的实力,贪得无厌,仿佛在挑战基本经济学原理与各贸易国的智商。更加令人疑惑的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自损八百在所难免,但到底谁是敌谁是友恐怕还是得看这位商人总统的如意算盘拨向何方。

×